疫情下精障家庭陷5難關 照顧者瀕臨崩潰

2021-12-09 健康醫療網/記者曾正豪報導
  • 疫情下精障家庭陷5難關 照顧者瀕臨崩潰

    有一名求助專線的陳爸爸焦慮地說,患有妄想症的兒子原本在協助下可以穩定回診,但疫情期間,兒子妄想狀態越來越嚴重,懷疑家人在監視他,拿著刀子整個人縮在房間的角落,感覺很緊張、害怕。帶兒子就醫,因病床不足,醫師簡單施以針劑治療後,就讓他們回家。社區衛生所提供的社區諮商服務也暫停、許多助人專線也關線。他們不知道可以怎麼協助疏導兒子的情緒,擔心生活及工作日常再度變調。

    有一名求助專線的陳爸爸焦慮地說,患有妄想症的兒子原本在協助下可以穩定回診,但疫情期間,兒子妄想狀態越來越嚴重,懷疑家人在監視他,拿著刀子整個人縮在房間的角落,感覺很緊張、害怕。帶兒子就醫,因病床不足,醫師簡單施以針劑治療後,就讓他們回家。社區衛生所提供的社區諮商服務也暫停、許多助人專線也關線。他們不知道可以怎麼協助疏導兒子的情緒,擔心生活及工作日常再度變調。

    精障患者5困境 照顧者壓力大

    伊甸活泉之家主任廖福源表示,疫情期間總結來電者的需求,發現五大困境:一、醫療量能下降,緊急醫療中斷,缺乏緊急安置機制;二、住院期間會客、通訊限制,精障患者失去外界連結;三、日間病房、社區資源暫停服務,失去外界刺激;四、醫療系統大亂,拿藥看診的日常無法進行;五、入家服務中止,一個個家庭成為孤島。

    障礙者需個別化照顧 疫情使照顧者缺乏資源

    廖福源主任說,疫情警戒期間,政府所制定的政策是假設每個人、每個障別的需求都是一樣的,面對隔離的適應能力也是,但其實不然,舉例來說,嚴格禁訪的規定,斷絕障礙者與外界連結,精神病房內一直以來不能使用3C產品的規定、會客規則的僵化,使得探訪難上加難。

    憂疫情升溫 籲政府超前部署

    此外,平日與患者有密切連結、於社區服務的社工及護理師也都無法進入病房,精障者徹底斷絕與外界的連結,但其實長時間缺乏人際連結,人際斷裂將使他們的狀況更加惡化。

    現在疫情恐又升溫,呼籲政府應超前部署,盤點需求,如未來有類似情況發生時,該在防疫工作下,更全面看見精障家庭的需要,不讓任何人被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