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2019新型冠狀病毒解藥在哪? 抗愛滋病藥物成焦點

2020-02-13 健康醫療網記者/蔡岳宏外電報導
  • 【武漢肺炎】2019新型冠狀病毒解藥在哪? 抗愛滋病藥物成焦點

    2003年另一冠狀病毒引起的SARS經驗中,另一種對愛滋病毒有效的蛋白酶抑製劑等幾種藥物,似乎也對SARS冠狀病毒有效。

    新型冠狀病毒造成的武漢肺炎延燒,抗伊波拉、瘧疾藥物成為熱門解方,另外,2003年另一冠狀病毒引起的SARS經驗中,另一種對愛滋病毒有效的蛋白酶抑製劑等幾種藥物,似乎也對SARS冠狀病毒有效。

    抗愛滋病藥物見成效 有望用於治療

    根據《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約翰霍普金斯中心傳染病專家Amesh Adalja告訴《現場科學》,這類抗愛滋病毒藥物對於MERS和SARS冠狀病毒有效果,已經在中國開啟2019新型冠狀病毒臨床試驗。這類蛋白酶抑製劑,可以抑制蛋白酶,這些酵素負責切割長片段的蛋白,這些被切割的小片段有助病毒複製。

    此外,中國政府曾建議感染冠狀病毒的患者,應服用兩個抗愛滋病毒藥物lopinavir / ritonavir(正在臨床試驗的蛋白酶抑製劑),並每天兩次吸入霧化的干擾素─干擾素已被批准用於治療多發性硬化症和C型肝炎等疾病。

    這類藥物會引發細胞產生干擾素,這種蛋白質類似一種「警鈴」,幫助細胞抵抗所有入侵的病毒。

    新藥、疫苗研發中 可能是長期抗戰

    至於新藥方面,紐約大學生物學和神經學教授Carol Shoshkes Reiss指出,可以針對細胞上的受體開發藥物,這是冠狀病毒得以進入細胞的途徑,利用一些小分子新藥將這些受體堵住,但會花很長的時間研發。

    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指出,已經在尋找適合的單株抗體,阻止冠狀病毒進入細胞。而美國國衛院則正在發展疫苗,預期三個月內進入臨床試驗。

    不只找一種藥物 雞尾酒療法是關鍵

    除了尋找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單一藥物,Carol Shoshkes Reiss建議,尋找多種藥物組合的雞尾酒療法更好,「原因是病毒可能會突變、演進,很可能對單一藥物發展出抗藥性。」

    國衛院生技與藥物研究所研究員徐祖安日前也表示,SARS、MERS都是冠狀病毒引起,包含新型冠狀病毒三者基因相似度超過8成,上述抗愛滋病毒的蛋白梅抑制劑,在SARS、MERS動物實驗效果良好,也有單獨人類治療個案報導,在癌症治療方面,科學家已經知道雞尾酒療法對於治療的重要性,坦言「我們不只要找一個藥物,而是要找到一組可以合併使用加成療法的藥物」。

    哥倫比亞大學梅曼公共衛生學院教授Stephen Morse說,儘管有這些後選藥物,可能還要花好幾年來測試,一旦准許上市,勢必還會討論是否用來預防性投藥,還是可以治療輕症的患者,如同抗流感病毒藥物的發展狀況。

    參考資料

    1.How experts plan to treat the new coronavir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