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背痛竟是肺癌轉移 標靶接力助續命

2020-12-02 健康醫療網/記者林怡亭報導
  • 下背痛竟是肺癌轉移 標靶接力助續命

    標靶藥物面世之後,肺癌病患的治療有躍進式的改變,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內科部副主任兼肺癌團隊召集人夏德椿表示,透過基因檢測找出突變基因,就能篩選出適合的標靶藥物,提供比過去傳統治療更好的效果。記者黃仲裕/攝影

    70歲薛爺爺因下背劇痛臥床不起,送醫檢查發現,疼痛竟來自轉移至腰椎的晚期肺癌,使薛爺爺大受打擊。經醫師建議先使用第二代口服標靶後再接力以第三代口服標靶治療,薛爺爺的腫瘤兩年來明顯萎縮,追蹤無復發。

    收治個案的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內科部副主任兼肺癌團隊負責人夏德椿表示,肺癌是國十大癌症死亡率第一位,因早期症狀不明顯易被忽略,約八成患者確診時已是晚期,錯過可手術痊癒的機會。

    肺癌標靶治療 迎來個人化治療時代

    針對肺癌治療,夏德椿說,在1960年代,晚期肺癌第一線治療以化學治療為主,後來抗血管新生藥物問世加入輔助治療,但效果還是不佳,無惡化存活期最多6個月。

    隨新藥發展,依據肺癌不同的基因突變,包括上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間變性淋巴瘤激酶(ALK)、ROS1基因等,這些標靶藥物可攻擊癌細胞,使腫瘤縮小機會比化療多三、四成,延長無病存活期8到13個月。

    在標靶藥物陸續納入健保給付後,迎來個人化治療時代。夏德椿舉例,我國病人以非小細胞肺癌占八成五居多,且五、六成為EGFR基因突變,目前第一線治療可選針對EGFR突變的第一代、第二代、及第三代標靶藥。

    肺癌EGFR標靶藥物 接力治療拉長整體存活期

    夏德椿說,第三代標靶藥除了作為患者第一線治療,也可作為第一代、第二代EGFR標靶藥物治療一段時間產生抗藥性後,作為且產生T790M突變後的第二線接力治療用藥。

    第三代標靶藥作為第一線治療的缺點是出現抗藥性後,除非患者的腫瘤細胞具逾五成的PD-L1高表現,可選健保給付的免疫療法,否則只剩進入化療的選擇。

    夏德椿說,病人最關心的治療方法是以「安全、有效」,為首要考量,而在有健保給付的前提下,幫病人延緩進入化療階段就顯得相當重要。

    2020年在《Future Oncology》期刊最新發表一項多國研究數據,亞洲國家的患者若在第一線治療先選第二代抗腫瘤光譜最廣的標靶藥,待產生抗藥性再接力使用第三代標靶藥,當抗藥性再次發生時才進入化療,口服標靶使用期可長達3年,中位存活期延長達45個月。

    夏德椿表示,這樣的「2+3代標靶治療接力賽」成功拉長整體存活時間,比直接第一線使用第三代標靶藥的中位存活期37.1個月來得更久,為癌友帶來新曙光。

    晚期肺癌不灰心 與醫師討論最佳治療組合

    「標靶治療的反應效果好,副作用低,可說是幫晚期肺癌病人起死回生,治療時也可以保有一定生活品質。」夏德椿說,他收治一名病人也是第二代接力第三代標靶治療,至今存活逾10年。呼籲晚期患者別灰心,充分與醫師討論最佳治療組合,就有機會找到一線生機。

    附表一:

    圖片

    附表二:

    圖片

    (資料來源: 衛福部國民健康署健康九九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