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崎症(川崎病)與免疫系統活化的關係

無庸置疑的川崎症是一種免疫活化疾病。在川崎症的免疫致病機制中,可能是不明的誘發因子(如感染原或是超級抗原),使得宿主之免疫系統過度活化,導致血中各種發炎細胞的活化與組織浸潤,並且合併引發各種細胞素的大量分泌,直接或間接侵犯中小型血管的內皮引起血管發炎反應,造成全身性之血管炎。從文獻回顧中,可知川崎症發病的急性期,確實會過度活化各類的免疫系統,如T淋巴細胞、吞噬細胞及血小板活化、產生過量細胞素、過量之一氧化氮生成、自體抗體的產生和增強粘黏分子的表現。

另外一氧化氮(nitric oxide)亦為川崎症免疫致病重要機轉之一,我們知道一氧化氮為宿主對抗外來感染原及發炎反應之重要執行及調節分子。某些嚴重感染疾病及風濕性疾病,如敗血性休克、紅斑性狼瘡及血管炎都曾被報告過會產生過量之一氧化氮。我們最近的研究也發現巨噬細胞活化症的病患無論是在血中及骨髓中均可偵測到相當高量之一氧化氮,顯示一氧化氮在免疫系統過度活化時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雖然Iizuka 曾報告過川崎症患童之尿液中,亞硝酸鹽含量較罹患其他疾病患童尿中之含量為高,且亦顯示川崎症併發冠狀動脈瘤者尿液中亞硝酸鹽比無併發症者為高。我們的研究發現患者血中一氧化氮之高低、來源及誘導性一氧化氮合成酶(inducisable nitric oxide synthase;iNOS) 的確扮演重要的免疫致病角色!

另外,也需了解何種免疫細胞才是這場免疫交響樂最有可能之總指揮?由文獻中我們可發覺,因罹患川崎症,而於急性期不幸死亡者之冠狀動脈病理切片,最主要的特徵是在冠狀動脈及動脈瘤血管壁有大量之淋巴球浸潤,尤其以CD4+ 及CD8+ T淋巴細胞最為明顯。近年來,愈來愈多之研究推論川崎症應屬於以T 淋巴細胞活化為導向之免疫活化疾病。

至於川崎症從免疫系統由細胞凋亡的角度切入來看,自體活化之免疫細胞 (Autoreactive immune competent cell) 的增加及後續引發持續的免疫過度活化,亦可能在川崎症的免疫致病機轉中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Yi等人,比較川崎症病人和一般健康人的周邊血液淋巴球,發現細胞凋亡的百分比明顯的減少和延遲。而在接受靜脈免疫球蛋白治療後,細胞凋亡的百分比及延遲現象會回復到與一般健康兒童相同的狀況。川崎症用靜脈免疫球蛋白治療後,會比只使用阿斯匹靈治療,得到較快速的臨床症狀緩解及退燒。用靜脈免疫球蛋白治療三至五天之後,淋巴球的增生反應也會降低。他們指出周邊血液之淋巴球凋亡減少,可能是川崎症免疫系統持續且過度活化的原因之一。靜脈免疫球蛋白在川崎症上的治療機制和對其他的自體免疫疾病之治療,可能部份是由於會導致增加淋巴球凋亡的結果。同樣的,Taujimoto等人,指出從川崎症的病人中分出的嗜中性白血球,其自發性凋亡的程度比其他感染性的病人或健康兒童來得低的多,他也指出高劑量的靜脈免疫球蛋白可加速促進川崎症病人之嗜中性白血球的凋亡,並降低血液循環嗜中性白血球的數目。我們的研究也指出與細胞凋亡有關的基因(Casp3)於川崎症的致病過程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且與冠狀動脈瘤的產生有關。

以上研究均顯示出川崎症血管炎牽涉到的免疫調控機制相當的廣泛複雜,在不同的層面有不同程度上的差異。我們的研究也發現代表免疫陰性的細胞(Th2)及代表免疫陽性的(Th1)其細胞激素於川崎症的急性期均有明顯的活化上升現象,且此活化現象似乎代表著川崎症急性期的免疫失衡現象,免疫調控者(Treg)無法扮演良好的制衡角色,導致免疫的陰陽失調,進而產生全身的血管發炎。

總而言之,免疫系統的過度活化在川崎症確實是最重要的部份,值得吾人朝這方向努力,以研發更好的診斷及治療的策略。

© 2021 健康醫療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