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經濟 我的零浪費小革命」Par2:喝咖啡算pH值?

2012-02-22 健康醫療網
  • 「藍色經濟 我的零浪費小革命」Par2:喝咖啡算pH值?

    天下雜誌出版

    喝咖啡算pH

    如果你像平常一樣喝咖啡,特別是用酸水煮出的咖啡,會發生什麼事?如果你起床後,身體第一個消化的東西就是咖啡,那就更糟。當你喝了很多咖啡,比方說,每天早上喝上四、五杯,像是在義式濃縮咖啡上打上奶泡,加上一點糖甚至是人工糖精,那麼你的胃會怎麼樣?

    告訴你咖啡的壞處不是一項好策略,因為對於大人跟小孩而言,其實都一樣:如果你說不能做些什麼事,他們就會更想要去做!然而,我們必須改變思維。酸性食物與飲料本身沒有問題,只要我們能用其他成分來均衡酸性。其實,加入一些東西,就能讓酸性飲料變好,甚至更好。我有個好消息:你只需要加入某些「東西」,就能中和酸性,而你就能繼續享受咖啡。

    那麼,我們應該添加什麼東西?先來看看以下這個例子。在栽種咖啡超過一千五百年的阿拉伯世界,他們將荳蔻加到咖啡裡。他們很早就發現,如果你喝下很多高濃縮的咖啡,像在貝魯特、大馬士革、亞歷山卓或是吉達等地一樣,你的胃很快會有灼熱感。有人發現,如果加入荳蔻,除了依舊能讓你享受到咖啡的滋味,加強口感,對胃也會比較好,因為荳蔻可以協助中和酸性。殺菌後的牛奶也是酸性的。加入一點點荳蔻而非牛奶,一樣可以讓我們享受咖啡,副作用的風險也比較低。如果你剛好到連鎖咖啡廳,可以試看看在喝咖啡的時候,咀嚼已經做好的荳蔻塊,或是加入一點點荳蔻粉來提升口感。

    你曾去過峇里島嗎?在阿拉伯人開始到那裡貿易之前,印尼人就學會喝咖啡了。他們負擔不起源自印度的昂貴荳蔻香料,而選擇用一小片的新鮮薑片,一樣能提供很棒的口感並改變pH值。最後,這演變成當地典型的咖啡喝法。或者,你也可以選擇喝加入很多糖的薑茶。

    用蜂蜜替代糖,保護免疫力

    人的腸道是鹼性的。胰臟會對消化所經過的食物,釋放出鹼性物質,因此,pH值會從一上升到三、四,甚至是八或九。生存於酸性環境中的細菌與微生物,只要一進入鹼性環境,幾乎全都會死光。所以,細菌在一個健康與平衡的消化體系中,永遠不會進入血液。酸性細菌在消化系統中,會讓人生病,所以讓這些微生物通過而不留在腸道之中,細菌就不會繁衍。這是保持健康最巧妙的方式:創造出一個環境,讓酸性物質能夠在胃中協助分解食物,但是卻不會在腸道中孳生。

    但是,如果胃中有許多糖與高度酸性結合,隨著時間過去,酸性會侵蝕掉胃本身自然的保護層。一般來說,這個保護層會阻擋任何東西通過,不讓食物經由用以連結胃的上百萬條微血管與動脈,直接進入血液。現在,保護層不見,細菌、甚至是消化一半的食物,像是一大塊蛋白質,能夠輕鬆地穿透胃壁進入血液,這一切都是因為……糖。

    如果你拜訪湯瑪士.勞醫生在瑞士開的帕拉賽爾斯醫院,讓他為你拍一張血液在你身上流動的照片,你將會看到酸性細菌與消化一半的蛋白質,漂浮在不該出現的地方。你的胃已經被打了許多小洞,雖然你還沒發覺自己生病,實際上卻已經對身體施加太多壓力。如果你讓身體免疫系統承受太多壓力,免疫系統將會隨著時間疲乏甚至是癱瘓,變成無法處理所有的健康問題,而往往這些問題不會引起腦或神經的注意。然後,一旦真正的問題發生,免疫系統卻會因為無時無刻忙著應付其他問題,而變得很虛弱。免疫系統能應付的問題只有一定數量而已,如果酸性的胃跟鹼性的腸安然無恙,你重拾健康並重獲力氣的機會就很大。為什麼?因為這是經歷六千萬年演化所設計出來的系統。

    我們吃的糖分,比三個世代前的人們還要高出十倍之多,因此,我們最好攝取容易快速消化的糖。我的意思絕對不是說應該完全戒掉吃糖,適度食用才是最佳選擇。不論如何,在飲食中完全避免攝取糖分是不可能的事,何況糖的味道嚐起來如此美好。然而,只要謹慎小心,就能發現像是蜂蜜與果糖這樣的糖分,能讓人們感到愉快,也十分美味,而其降低水表面張力的時間卻短許多。身體很難分解精糖與合成糖類,因為人產生的消化酵素,以前從來不需要做這種工作。這表示人必須努力讓水以原始天然張力的方式流遍全身。只要我們稍微多花點心思,就能讓自己清楚意識到身體內外的狀況,好好地過生活,例如,仔細閱讀標籤說明、注意粗糖與精糖之間的差異、留意本地生產的新鮮食材、留心選用並非以甜菜或甘蔗製成的糖類甜品,也儘量避免食用糖精,因為這些東西會非常有效地降低水的表面張力。

    喝溫綠茶維持身材保骨質

    在美國餐廳,服務生送上的第一個東西是什麼?冰水。所以,我們馬上就可以確定,即將在晚餐吃到的脂肪,都將會在胃裡結凍。當一開始空腹的狀態,還未能從冰水刺激當中恢復回來的時候,我們在兩口飯中間,又喝下另一口冰水。胃中有結凍的脂肪,會發生什麼事?有些人甚至喜歡咀嚼冰塊,讓消化系統工作變得更加困難,而pH值必須更低才能分解結凍脂肪,因此導致惡性循環,因為結凍脂肪無法被消化。如果胃持續暴露在冰水中,將會造成消化不良。

    透過顯微鏡來觀察細菌,看看它們如何在酸性環境中孳生。看看這些酸性細菌如何侵入血液,你會想在體內創造一個鹼性環境,讓有害細菌不能生存下去;除了它們被需要的地方之外,例如我們的胃。許多時候,當親戚因為癌症、心臟病、中風、骨質疏鬆症,或者僅僅只是胃病而過世時,我們會因此產生情感聯繫。然而,人愈老愈容易患上骨質疏鬆症的風險,主要的原因是身體的酸化嗎?我們慢慢地但卻是堅定地讓骨頭在一鍋「酸性肉湯」中融解。除非,你確保身體是鹼性的,要不然吃再多的鈣片,也沒有什麼差別。

    我們來看看日本人的飲食。日本人在餐後飲用的是溫熱的綠茶。在喝完茶之前,日本人會喝以發酵大豆做成的味噌湯。發酵的大豆屬於鹼性食物,擁有高達九.七的pH值。湯中還會加入豆腐、青蔥、海帶等等,這些食材的pH值都高達將近十。然後,我們來看看美國人吃什麼食物來做為晚餐的結尾?菜單上的甜點,包括淋上巧克力醬的冰淇淋、被糖霜包覆的蛋糕、全都是糖的甜品,還有含有許多冰凍脂肪與一些額外的草莓甜醬!試著用味噌湯與綠茶來當甜點,對小孩是會有怎樣的影響?當你以溫熱又富含鹼性物質的食物做為一餐,對身體又是多大的影響?仔細想一想你的選擇,因為身體是你自己的。

    法國人在吃飯的時候,搭配什麼飲料?答案是葡萄酒。至於酒的溫度有多高?法國人是喝酒專家,上酒時都是室溫。那麼,德國人吃飯時搭配什麼飲料?答案是啤酒,還有許多的白酒。這兩種酒的溫度在飲用的時候是冷的。看看這兩個國家中,哪一國人比較胖,而哪一國人有比較多心臟方面的問題?相信你可以很容易就找出答案,並將連結串起來。冷飲會讓脂肪變得較難消化,因此,這樣的飲食習慣反映在國家健康統計數據上,也就不令人意外。數據顯示,有心血管問題的德國人,比法國人還多出兩倍。最後要問的問題是:日本人偏好喝幾度的清酒?答案也不會令人感到意外。美國人經常在喝紅酒時加入什麼東西?答案同樣地也不會令人感到意外。


    剛特‧鮑利(Gunter Pauli 「藍色經濟」概念創始人。研討國際問題的全球智囊組織羅馬俱樂部(Club of Rome)的成員。一九九四年創辦「零排放研究創新基金會」(ZERI),研擬創新的藍色經濟模式,以求人類社會與自然生態皆能永續發展。目前是義大利都 靈理工大學(Politecnico di Torino)的客座教授。著有《藍色革命》(The Blue Economy)。零排放研究創新基金會網站:www.zeri.org

    ★2012國際書展綠色閱讀主題重量級作家



    資料來源: 文摘自「藍色經濟 我的零浪費小革命」/剛特‧鮑利(Gunter Pauli)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