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癲癇之友協會

感謝協會給我散播陽光種子的機會

2019-09-15 2019年度癲癇大使 陳品蓁
  • 感謝協會給我散播陽光種子的機會

    感謝協會給我散播陽光種子的機會(圖為示意圖,非作者本人)

    夜深人靜,一個人坐在書桌前,又想起那句話:「癲癇可怕嗎?如果我說我不怕了,你們可不可以也不要怕。」

    其實,從2012年的那天開始,到現在也過了好幾個寒暑。面對自己時好時壞的身體狀況,從原本的低頭嘆氣,慢慢的,也轉變成抬頭看天空,然後在心中輕輕地問,自己的夢想到底在哪裡?

    今天,到淡水散心,看到了人,也看到了觀音山。原以為晴朗的天會配上一輪明月,但回家的路上,夜空上懸著的卻是缺了一角的上弦月,看著看著,突然想起,古人最愛望月吟詩作對了,但年輕的我卻常常望著月,有著「為賦新辭強說愁」的苦悶。

    細看這個社會各形各色的人,每一個都是這樣的特別跟彌足珍貴。但我時常都會懷疑,平行時空是否真的存在?因為自從生病之後,我跟這個社會變得越來越格格不入,站在人群之中,卻有著與世隔絕的感覺,尤其當我認知到二分法的世界早已被定義了之後,就有了黑跟白的差異,有了正常與不正常的區別,甚至從零到一,似乎再也不是努力就可以到達的距離。所有原本可以解釋的事情,全部都有可能被無條件的否定。

    所以啊,我常常都會想,與其探討職場的不平等、社會的不公不義、世界的不美麗、人生的不完美……,不如做點有意義的事情。而對我來說,意義的價值不見得很偉大,但一定要是真心誠意的。

    謝謝台灣癲癇之友協會給我機會做夢,在實踐的路上,有一群人互相扶持,相信這股影響力會漸漸擴散到世界的每個角落,讓看不到陽光的地方也有溫暖。

    願我們都能平安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