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知檢影

雙重抗血小板凝結治療在植入塗藥支架後一年是有效的

2009-02-05
  • 本文摘譯自TCT Daily 2008

    專家建議儘可能地持續雙重抗血小板凝結治療

     一開始,兩造爭論或反駁植入塗藥支架的患者於一年後是否應持續雙重抗血小板凝結治療,但結論是雙方皆同意:若病患本身狀況許可,則應無限期地持續服用。

     杜克大學醫學中心心血管醫學部門的理教授John L. Petersen說,他建議大部分植入塗藥支架的病患接受雙重抗血小板凝結治療應持續一年以上,甚至永久服用。

     義大利米蘭San Raffaele醫院與Columbus醫院心導管室的主任Antonio Colombo醫師說:「我傾向於同意對手的看法。現在並無資料支持無限期治療的說法;此時,我會建議在植入塗藥支架後儘可能地延長接受雙重抗血小板治療的時間。這樣的方法或許不能預防後期支架血栓的發生,但若它發生了,則不會是雙重抗血小板治療的問題。」

    支架血栓形成是少見的

     Colombo爭辯說,即使沒有接受雙重抗血小板治療,支架血栓也很少見。在STARS研究中,服用aspirin和ticlopidine 的病患比服用warfarin和aspirin的病患及只服用aspirin的病患有著較低的30天不良事件(心肌梗塞、栓塞、目標病灶再手術、死亡)發生率(P=0.001)。然而,以這個試驗為例,Colombo說有12個連續病患只服用aspirin而並無支架血栓發生。

     他問:「連植入傳統支架的病患也受惠於更長期間的雙重抗血小板凝結治療,那為何不推廣到所有支架植入患者?」出血的風險性是另一回事,而這可能是唯一的必然性。

    對冠狀動脈疾病的治療

     Petersen 反駁說,雙重抗血小板凝結治療的好處對於冠狀動脈疾病病患尤其明顯。PCI-CURE長期研究結果顯示,從隨機分配到追蹤結束時,服用clopidogrel和aspirin的病患的心血管病因死亡或心肌梗塞率(8.8%)比服用palcebo和asporin的病患(12.6%)更低。

     Petersen說,在類似CAPRIE研究群組中,曾發生心肌梗塞且分配到服用clopidogrel和aspirin組的病患,發生心肌梗塞、中風、心血管死亡、缺血性或周邊動脈疾病的比率(7.3%)比服用palcebo和asporin的病患(8.8%; P=0.01)更低。

      Petersen說,新科技例如光學同調斷層掃瞄使我們更加了解塗藥支架與傳統支架的生物學原理(例如:血管內皮細胞再生),而會帶來更為可靠的答案,但是我認為必須更為謹慎並讓病患持續接受雙重抗血小板凝結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