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顧生活品質和安全 晚期肺腺癌也可出國旅行享受生活

2019-09-20 健康醫療網/記者蔡岳宏報導
  • 兼顧生活品質和安全 晚期肺腺癌也可出國旅行享受生活

    陳威廷主任認為,標靶藥物治療要與病人充分討論副作用,選擇讓病人生活品質好的藥物,才能長治久安。

    一名65歲女性,被診斷晚期肺腺癌,由於曾經陪伴罹患肺癌的先生抗癌,因而非常害怕治療副作用之苦。收治這位女性的振興醫院胸腔內科主任陳威廷回憶,該患者先後使用了第一二代 EGFR標靶藥物、化學治療,因為疾病惡化改以第三代 EGFR標靶藥物治療;患者自述只有腹瀉、皮膚等輕微副作用,甚至還能去中國旅行,之後又控制病情達20個月,從診斷晚期肺癌至今已經4年半,仍維持不錯的生活品質。

    肺腺癌多晚期 這些危險族群要小心

    陳威廷主任表示,過去認為肺腺癌以女性較多,但近年男性也不少,通常有家族史,廚師、家庭主婦等職業史,或曾因肺炎在肺部留下疤痕組織,以及居住空汙嚴重地區都是高風險族群。建議高風險族群透過低劑量電腦斷層篩檢,若肺上葉有異狀屬於肺癌的機率較高。

    為何肺腺癌發現時多晚期?陳威廷主任解釋,肺部沒有神經,除非腫瘤長在肋膜上,才會痛或喘,或者靠近氣管,可能會咳嗽。然而,許多患者腫瘤不在特殊位置,等到腫瘤過大,侵犯氣管、壓迫肋膜才有症狀。根據臨床經驗,過去近2/3至3/4患者診斷時多達晚期,無法開刀根治。

    肺腺癌標靶藥物治療 先行基因檢測 

    針對晚期肺腺癌治療,陳威廷主任說明,基因檢測是例行工作,如果有「驅動基因」(driver mutation)的基因變異,可考慮標靶藥物治療,若沒有基因變異,可考慮化療或免疫療法治療。其中,台灣約6成肺腺癌患者屬於EGFR突變,適用EGFR標靶藥物治療,但標靶藥物無法根治腫瘤,只能控制癌症生長一段時間。

    圖片

    肺腺癌EGFR標靶藥物如何選? 追求長治久安兼顧生活品質和安全

    EGFR標靶藥物已從第一代發展至第三代,應該如何選擇?陳威廷主任認為,標靶藥物治療要與病人充分討論副作用,選擇讓病人生活品質好的藥物,才能長治久安。目前健保給付第一、二代EGFR標靶藥物作第一線治療,可延緩抗藥性產生的時間約10-12個月,兩者療效相當,但副作用有別。

    「少數人全身嚴重出疹子、有些因甲溝炎痛到無法走路,還有人會腹瀉,可能放屁就失禁,需包尿布出門。雖然腫瘤控制了,病人生活品質卻很糟,其實沒什麼意義。」陳威廷主任提到,有的老人經不起腹瀉,至於女生愛美,怕長痘痘、甲溝炎,就可以選擇皮膚副作用較少的第一代標靶藥物治療,但第一代標靶藥物有肝指數上升的副作用,嚴重等級的比率低但仍需定期監測肝功能。

    EGFR標靶藥物 晚期肺腺癌一線新選擇

    「如果病人感覺副作用太大,可以與醫師溝通,甚至考慮換藥,大部分不影響療效。」陳威廷主任建議,目前台灣核准上市的第一線標靶藥物有很多個,第三代EGFR標靶藥物也是第一線治療選擇之一,且國際治療指引優先推薦,可延緩抗藥性產生的時間達近19個月,也有標靶藥物相關之副作用。

    陳威廷主任補充,第三代EGFR標靶藥物最初是針對抗藥性基因T790M的腫瘤治療;然而,臨床發現,它也對 EGFR基因變異有效,所以也是臨床上第一線治療的考慮之一,能否延長存活時間,也即將在九月底歐洲腫瘤年會(ESMO)發表。

    肺腺癌治療不舒服不要忍 多與醫師討論

    「若患者體力許可,任何想完成的事情都要去盡可能達成。」陳威廷主任鼓勵晚期肺腺癌的病人,目前肺癌治療進步,最重要的目標是維持生活品質,並盡可能延長生命。除了不要聽信偏方,配合醫師治療,注意作息、免疫力,生食不要吃,只要有不舒服,都要與醫師反映,調整治療方向改善。